疫情下保險業新機遇:風險教育拓長期市場,企業數據趨真實促保證保險發展

車險、企財險投保周期多為一年期、三年期,遠大于疫情周期,新單方面可能略有影響,但長期來看,并不會對整體規模產生較大消極影響。

疫情之下,各行各業均在承擔這場突如其來的風險,為風險兜底的保險業,面臨壓力也恰逢機遇。人身險方面,受限于線下渠道,傳統的開門紅節奏打亂,新單業務受損,但同時,在助推行業銷售、理賠等環節向線上遷移,而產品設計漏洞暴露的健康險,將進一步完善,在現實教育場景的推動下,迎來發展機遇。

財險方面,旅游相關保險產品沖擊明顯,車險、企財險短期新單業務增量或受影響,但長期來看,在線下渠道依賴較小的前提下,不會產生較大波動,相反,疫情對家庭、企業形成的經濟損失,更有利于抗風險意識的提升。此外,當前背景下,企業貸款融資需求增大,貸款保證保險逢機遇,業內指出,泡沫消去,企業真實情況暴露的前提下,有利于保險機構認清風險,發展產品。

線下渠道受阻助推業務加速“上線”,現實場景教育助推健康險

首先,壽險業,目前正逢保險機構開門紅酣戰之際,而疫情對線下銷售渠道的影響顯而易見,線下渠道受阻,個險代理人產能下滑,打亂開門紅的傳統節奏;團險方面,旅游、餐飲等相關產業發展承壓,對于團險業務也將有所影響,進而影響保險機構一季度新單保費。

“影響確實存在,但其實現在保險機構都在‘自救’,嘗試以各種途徑恢復銷售、理賠等各個環節的日常經營”,新一站保險網總經理國婷麗向藍鯨保險透露出行業的積極信號,“比如通過微信等電子方式線上協同運作,在推進保險機構與消費者溝通習慣、銷售習慣等方面的變化,這是一種應勢而行的動作”。

長期來看,事實上“危”中藏“機”,北京工商大學保險研究中心主任王緒瑾向藍鯨保險提出,“疫情、災害事故都會增加人的風險管理意識,增加對健康保險的需求意識,風險轉嫁的思考”。

“其實近幾年行業,包括消費者已經在更重視于保險本質,在逐步打消此前消費者與保險行業之間的信息差,更理智的看到保險產品,此次疫情其實也是一個現實的切入點,使消費者在面對切實的風險甚至損害時,意識到風險保障的價值”,國婷麗持有相似觀點,“反向來看,其實也在助推行業進一步回歸保障”。

券商也秉持這一觀點,瑞銀證券指出,中國存在巨大的保險缺口,原因之一即是居民沒有受到充足的保險保障方面的培訓,中長期看,此次的疫情能夠使得居民提高風險方面的意識,增加對保險的配置,從而加速縮小中國的保障缺口。

“機遇”主要體現于健康險領域,據藍鯨保險了解,目前不少保險公司臨時擴張保險責任范圍,將此次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加入到重疾險賠付責任之中;或以其他靈活的方式,如投保公司重疾險的用戶,因此次疫情身故,將給予一定額度的慰問金。

“這對于行業是一次很好的宣傳機會,但其實也反饋出行業整體在產品設計方面存在的問題”,保險業內人士張明明向藍鯨保險指出,“大多數的重疾險不包括肺炎賠付責任,但嚴重程度及致死率均較高,在其他重大疾病定義方面也存在類似問題,需要保險公司正視這一問題”。

那么針對此次冠狀病毒,是否有條件及必要推出單病種保險?在中國精算師協會創始會員徐昱琛看來,目前暫不具備單獨新型冠狀病毒單病種保險產品的環境,“難度之一體現在時間,新產品需要注冊新條款、測算費率、備案,要耗費大約1-2個月的時間;同時若是針對此次疫情的單病種保險,有借疫情炒作的嫌疑,形成監管壓力。因此建議險企貼合原本的保險產品,以靈活多樣的方式擴大保障面,提升保障能力”。

車險穩定旅游意外險沖擊明顯,保證保險面臨雙面處境

財險方面,似乎面臨更為直接的影響。

疫情之下,交通、旅游、餐飲等行業收到明顯沖擊,旅游意外險、貨運險等險種經營受限,尤其是對于主打此類險種的保險公司與平臺而言,影響明顯,藍鯨保險在業內了解到,旅游相關保險產品銷量下滑最為明顯。

但從行業整體來看,業內指出,此類險種在財險業務中占比相對較小,因此對財險行業整體保費規模影響有限。

那么財險業務中占比較大的車險、企財險業務如何?“車險、企財險業務的變化,主要取決于疫情發展,如果疫情能夠在短期能得到控制,對上述險種不會有較大影響,此類險種多為一年期、三年期,遠大于疫情周期,新單方面可能略有影響,但長期來看,并不會對整體規模產生較大消極影響”,徐昱琛向藍鯨保險分析指出。

“正負影響都有,出行管制、企業停業,對于產險公司的賠付率有利,但業務發展、理賠服務會受到影響”,張明明提醒道,其實這與渠道也有明顯關聯,“尤其是依靠代理人、互聯網渠道建設、線上理賠建設能力不足的公司,業務發展受影響較大,需要加大科技投入,建立互聯網渠道。”

值得肯定的是,貼合此次疫情,家財險、企財險等領域,對于居民與企業,同樣構成教育場景,國婷麗向藍鯨保險指出,“基于此次疫情造成的經濟損失,以及對于多數用戶而言其財產的重要性與唯一性,用戶會更加注重提高家庭、企業的抗風險能力,尤其是企業,面臨內部管理與外部經營的雙重壓力,會逐漸意識到保險保障的必要性,當然這也與消費觀念與習慣相關,這在短期內難以迅速提升,但疫情確實提供有助于風險意識的加強”。

此外,在財險險種中,尤為值得一提的是保證保險。事實上,早在疫情之前,監管已屢次提出鼓勵銀行保險機構幫助小微企業順利融資,目前環境下,企業融資需求,或更為迫切。

“這是一把雙刃劍,在經濟形式受損的背景下,擔保性質的保證保險發展越快,相應的違約的風險越高,賠付率就越高”,王緒瑾提醒道 。

“保證保險本質在于信用風險的把控,專業性較強,市場潛力巨大,但對于險企風控能力的要求較高,近些年相關險種也數度踩雷”,徐昱琛同樣指出風險。

國婷麗的看法則更為積極,她指出,“在目前的環境下,反而企業的情況,即資產、經營數據,會更真實的暴露出來,而對于面向小微企業的貸款保證保險而言,企業項目的真實性、客觀性尤為重要,有助于險企更加明晰的進行判定和甄別,認知潛在的風險”。

“對于小微企業而言,目前的融資增信是雪中送炭,本身也是金融機構的社會責任所在”,國婷麗進一步指出,“其實在當前關口,仍然有意識去融資,堅持經營的企業,其韌性、決策力都值得肯定,從長遠眼光來看,此類企業,也值得‘投資’”。

整體來看,雖然疫情對于長期壽險、旅游險等險種新單業務造成一定的短期影響,但從長期來看,提升風險保障意識的教育效果明顯,同時助推行業發現產品漏洞,進一步回歸保險保障;健康險、貸款保證保險等產品也將迎來發展機遇。(藍鯨保險 石雨 [email protected]

深圳赚钱深圳花一分别想带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