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利德的危與機:新冠疫情之下,能否再創丙肝特效藥神話

不論是高昂的原材料價格還是專利權“爭端”,都為瑞德西韋的前路帶來許多不確定性,近年來頹勢日顯的吉利德能否借此重溫昔日榮光?

過去的一個月里,新冠疫情的蔓延牽動著每個人的心。面對每日上漲的確診人數,針對疫情的特效藥也成為民眾關注的焦點。

2月1日,權威醫學期刊《新英格蘭醫學雜志》刊登的文章顯示,美國本土第一例新冠病毒肺炎患者治愈過程中使用到了一種叫做瑞德西韋(Remdesivir)的藥物。

這款尚未上市的新藥迅速吸引了眾人的關注。2月5日晚間,生產商吉利德方面對藍鯨財經表示,已與中國衛生部門達成了協議,支持對2019-nCoV感染者開展兩項臨床試驗,以確定瑞德西韋(Remdesivir)作為冠狀病毒潛在治療手段的安全性和有效性。據悉,這兩項臨床試驗均由中國研究人員牽頭,在武漢進行。

與此同時,國家衛生健康委新聞發言人、宣傳司司長宋樹立表示,除了瑞德西韋,目前的研究還有克力芝和中藥治療方案在研究中。而克力芝也是吉利德旗下的重磅HIV藥物。

除此之外,據長江日報2月4日消息,中國工程院院士、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成員李蘭娟團隊,在武漢公布治療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的最新研究成果,其表示:“阿比多爾、達蘆那韋能有效抑制冠狀病毒”。

其中達蘆那韋是楊森制藥旗下藥物。楊森制藥工作人員對藍鯨財經表示,達蘆那韋商品名普澤力(達蘆那韋考比司他片)是一種處方藥,目前在包括中國在內的多個國家已經獲批上市,用于治療人類免疫缺陷病毒感染(HIV-1)。普澤力中含有的藥代動力學增效劑成分“考比司他”正是由吉利德科學公司進行開發。

這幾款藥物臨床療效尚待驗證,但其背后的藥企吉利德確實在近期吸引了眾多關注。但事實上這家曾位列全球前十的藥企巨頭正面臨危機。

吉利德背后的危機

與輝瑞、諾華等巨頭相比,吉利德可以說是個年輕的藥企。它成立于1987年,起家于離硅谷三十公里的福斯特城,由醫生Micheal Roirdan創立。

2001年,吉利德憑借抗艾滋病藥物替諾韋福(Viread),迅速打開了在HIV藥物市場的局面,僅僅一年時間營收就達到了2.3億美元。

但真正讓其在藥企巨頭之間站穩腳跟的是,吉利德科學2011 年收購 Pharmasset,獲得索非布韋(Solvadi)、吉二代(Harvoni)等幾款丙肝在研藥物。

索非布韋獲批上市后迅速引爆市場,被稱為一代丙肝“神藥”。它終結了丙肝不可治愈的歷史,每日只需要服用一次,治療周期僅12周,還沒有明顯副作用。上市初期,索非布韋一片高達1000美元,12周療程耗資8.4萬美元。2013年全球一年銷量就高達102.83億美元。

這筆交易也讓吉利德成為醫藥收購界的傳奇公司。2015年其營收首次突破320億美元,成功擠入全球藥企銷售額十強,股價也隨之達到巔峰約120美元/股。

然而近年來,其主打的丙肝藥受到無法打開亞洲市場、政府控費,以及仿制藥沖擊,銷售每況愈下;外加公司本身原研藥藥物儲備不足的困擾,吉利德逐漸顯出頹勢,2017年掉出top 10榜單。

在同一年,吉利德轉頭下注CAR-T市場,斥資119億美元并購Kite,這家公司是開發CAR-T(嵌合抗原受體T細胞療法,可治療白血病和淋巴瘤)的龍頭之一,擁有抗癌藥物Yescarta,想借此進入抗癌領域。

這次沒能重現2011年神話,Kite在高價收購后卻產出有限,甚至被LeerinkPartners分析師列為過去10年最糟糕的交易之一。

屋漏偏逢連夜雨,2019年吉利德頗為重視的研究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的藥物在三期臨床宣告失敗,業績連續不及預期。新上任CEO丹尼爾·奧戴(DanielO'Day)在掌舵后裁掉了大量銷售人員。目前,吉利德股價為65.37美元/股,較2015年巔峰時期近乎腰斬。

這家曾經風光無限的藥企巨頭似乎正慢慢滑入泥淖,但新冠疫情好像為其帶來一絲轉機。

新冠疫情下的“轉機”

疫情中頻頻被各方關注的吉利德,旗下克力芝、瑞德西韋都被納入了研究,如果旗下藥物被驗證療效,顯然將為其帶來巨額訂單。

以達菲為例,2005年禽流感大面積暴發,此前銷量平平的達菲迎來銷量爆發式增長,訂購量飆升至2億盒,羅氏制藥一年收益30億美元。毫無疑問,如果克力芝和瑞德西韋被驗證臨床有效,吉利德會迎來另一款 “達菲”,再次演繹神話。

但一位藥企高管對藍鯨財經指出,如果瑞德西韋被驗證臨床有效,接下來定價會成為吉利德考慮的關鍵。此前,羅氏就因為不肯開放治療流感的奧司他韋(達菲)的專利權、限制達菲銷售等行為而遭到廣泛的壓力。

據藍鯨財經記者查詢,在MCE官網,瑞德西韋的原料售價按最大包裝計算是100毫克3950美元,即39.5美元/毫克。與此同時,索磷布韋的實驗室原料售價為190美元每1000毫克,即0.19/毫克。

瑞德西韋的原料價格是索磷布韋200多倍。據了解,國內索磷布韋的定價為23200元/28片,一個療程的費用為69600元。雖然在2019年11月的醫保談判中,國家醫保局對其采取了競爭性談判方式,以85%降幅計算,每療程談判價格僅約為1萬元。

除此之外,瑞德西韋的專利權“爭端”也成為近日大家關注的焦點。

對于武漢病毒所在1月21日申報了中國發明專利(抗2019新型冠狀病毒的用途)一事,藍鯨財經記者咨詢多位知識產權從業人員。

多位專利律師對藍鯨財經表示,由于吉利德公司并未申請瑞德西韋藥物針對2019新型冠狀病毒的治療用途的專利。因此,武漢病毒所可以申請瑞德西韋藥物用于治療2019新冠肺炎的用途專利,這并不是違規行為。

其中一位專利律師指出,武漢病毒所的專利申請目前還在形式審查中,沒有公開。公開之后進入實質審查階段,要進行新穎性,創造性,實用性的審查,通過之后才會被授權。如果沒有經過任何加快渠道,那就差不多需要兩年左右的時間才會出審查結果,如果進行加快申請,那最快也可能在三到六個月出來審查結果。

同時,這位專利律師強調,由于吉利德公司已經在中國申請了瑞德西韋藥物的化合物專利、制備方法專利等基礎專利,而且其中化合物專利已經獲得授權,因此,如果中國藥廠要生產瑞德西韋藥物,必須要獲得美國吉利德公司的許可。

另一位從事知識產權交易的專業人士對藍鯨財經表示,武漢病毒研究所申請的用途專利的目的,很可能是為了與吉利德公司的化合物專利、制備方法專利等基礎專利之間達成交叉許可,在談判中降低成本,從而避免中國企業繳納過高的專利許可費。

不論是高昂的原材料價格還是專利權“爭端”,都為瑞德西韋的前路帶來許多不確定性,近年來頹勢日顯的吉利德能否借此重溫昔日榮光,藍鯨財經將持續關注。

深圳赚钱深圳花一分别想带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