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望2020|智能音箱功能戰愈演愈烈,補貼路線能否持續有待觀察

需要注意的是,在價格層面,長期走補貼路線的智能音箱售價一直較為親民,其盈利模式待解。此外,在安全層面,智能音箱也面臨諸多挑戰,其數據安全和使用安全仍受到業內外多方質疑。

藍鯨TMT記者 齊智穎

在剛剛過去的2019年,隨著智能家居概念的興起,國內智能音箱市場延續了2018年的繁榮景象。Canalys報告顯示,2019年第一季度中國市場智能音箱出貨量全球占比51%,首次超過美國,成為全球最大智能音箱市場。

經過“百箱大戰”之后,當前國內智能音響市場已形成阿里、百度、小米三足鼎立的格局?;ヂ摼W巨頭們的強勢入局,不僅促進了智能音箱形態、功能的升級,也讓產品價格趨于穩定。業內人士表示,未來,互聯網公司的不斷入局有可能將智能音箱的現有格局打破,在智能家居時代,用戶看重的是整個智能生態。

不過需要注意的是,在價格層面,長期走補貼路線的智能音箱售價一直較為親民,其盈利模式待解。此外,在安全層面,智能音箱也面臨諸多挑戰,其數據安全和使用安全仍受到業內外多方質疑。那么,進入2020年后,智能音箱市場將會發生哪些變局?

智能音箱市場“三足鼎立”格局或被打破

2014年11月,亞馬遜發布的Echo拉開了智能音箱的序幕。隨后,2015年,國內第一款智能音箱叮咚誕生,該音箱由京東與科大訊飛聯合推出。然而,在隨后的兩年,國內智能音箱市場卻陷入了沉寂,直至2017年阿里推出天貓精靈。

此后,隨著人工智能技術的發展,國內智能音箱市場迎來了大爆發。2018年被業內認為是智能音箱行業真正意義上的元年,以百度、京東、小米等為主的互聯網公司,以科大訊飛等為代表的開放平臺技術廠商,以喜馬拉雅等為代表的內容廠商,以及傳統音箱廠家均希望借助于智能音箱的語音交互功能,來打通智能家居的入口。自此,魚龍混雜的“百箱大戰”拉開序幕。

隨著行業混戰加劇,有的企業不得不退出賽道??拼笥嶏w曾公開表示,智能音箱能否成為入口及其價值尚待驗證,將不再跟進智能音箱。不過,也有部分廠商對智能音箱賽道愈加重視。2020年初,阿里宣布將旗下的天貓精靈業務升級為獨立的事業部。

盡管入局者眾多,但是稱雄者卻首屈一指。業內人士表示,目前,智能音箱市場向頭部企業聚集的狀況已經凸顯出來。奧維云網(AVC)數據顯示,2019年三季度,天貓精靈、百度、小米三大品牌的市場份額已經高達90%以上,形成壟斷局面,包括華為、叮咚在內的其他品牌總和銷量份額不足10%。

Canalys發布的2019年第三季度統計數據也顯示,全球智能音箱出貨量增長44.9%,達到2860萬臺,實現了進一步增長。其中,國內智能音箱出貨量前三名為阿里巴巴(390萬臺)、百度(370萬臺)、小米(340萬臺)。

互聯網分析師于斌表示,隨著更多互聯網公司的入局,現有的格局有可能被打破,“因為現在智能音箱并不只是代表一個單品,而是代表智能家居生態。如果沒有生態系統的話,做的再好也沒有用。”

據億歐智庫預測,2019年國內智能音箱出貨量將達到2650萬臺,同比增長63.08%;2020年國內智能音箱出貨量將達到3850萬臺,同比增長45.28%。

于斌表示,“目前來講,智能音箱的普及率相對來說已經比較高了,現階段更適合做智能家居的入口,但是大屏終端的優勢也會在未來三五年后凸顯出來。”

與此同時,產業時評人張書樂表示:“未來智能電視作為智能家居入口的可能性會更高,因為電視更新換代時間比較長,智能音箱目前承載了一個智能家居入口的過渡作用。”

功能戰愈演愈烈,數據安全問題待解

近年來,“智能家居”的概念越來越火熱,作為未來智能家居入口,智能音箱廠商們對功能的要求不再僅僅停留在播報天氣、鬧鐘、聽音樂等基礎需求,而是更加希望智能音箱成為家庭大腦、智能家居的“中控中心”。

各大品牌紛紛在產品布局上掀起一波“功能戰”,業內人士表示,2019年,智能音箱從方形、圓形、梯形,發展為女性化妝鏡形態;麥克風數量、揚聲器音效、功能性和交互性也得到極大的延展。

“可視化”也正在賦予了智能音箱新的可能,隨之而來的是帶屏智能音箱的火熱,天貓精靈推出CCL帶屏音箱,百度發布了小度在家系列,小米也推出了首款帶屏音箱——小愛觸屏音箱。

Canalys發布的2019年第三季度統計數據顯示,帶屏幕的智能音箱出貨量達到630萬部,占據著整體市場的22%。但目前各類帶屏產品的迭代也讓業內對音箱的屏幕功能產生了質疑。

某品牌帶屏音箱用戶賈思雨(化名)表示:“現在看視頻主要還是通過電視和平板電腦,幾乎不會想到用智能音箱,智能音箱對于我來說主要還是使用其播放音樂、鬧鐘、播報天氣等基礎功能。”

對此,于斌表示,目前的智能音箱行業在技術層面仍然有很多問題未攻克,比如互動和語義理解的智能方面等。同時,張書樂表示,現在智能音箱主要依賴于人工智能技術的支持,但該技術實際的精確應用還很難。

此外,關于智能音箱數據安全的問題,業內外一直爭議不斷。國家工業信息安全發展研究中心發布的《智能音箱安全監測研究報告》指出,國內主流智能音箱市場,存在未經授權收集個人信息的行為以及違規傳輸數據等安全風險,甚至有可能會成為監聽設備。

2019年12月,多家媒體報道稱,一位使用亞馬遜語音助手Alexa的用戶,在詢問心動周期的問題時,得到的答案是“心跳是人體最糟糕的過程。心跳不好,為了更好,請確保刀能夠捅進你的心臟。”對此,亞馬遜官方回應稱,Alexa確認存在“bug”:Alexa可能從任何人都可以自由編輯的維基百科上下載與心臟相關的惡性文章,并導致了此結果。亞馬遜在回應中確認已經修復了此“bug”。

一時間關于智能音箱“勸”人自殺等話題登上微博熱搜,再次引發了網友對于智能音箱甚至人工智能技術安全的爭議。張書樂認為,“智能音箱的數據安全問題肯定會存在,但是大廠商在數據的保存方面還是能夠做到可靠的,這個也需要品牌拿自己的信譽來背書。”

“價格戰”告一段落,2020年補貼路線會否持續?

伴隨著智能音箱的大爆發,整個行業也曾爆發大規模的價格戰。“天貓精靈X1”發布伊始,定價499元,已遠低于其他競品,在當年“雙十一”當天,其價格更是降到99元。2018年米粉節,小米的小愛音箱mini也從169元降到99元。一時間,各巨頭紛紛加入“價格戰”中。

2018年,小度智能音箱發布,定價89元,而在當年“雙十一”期間,這一數字降為69元。上市價格為599元視頻智能音箱,在當年雙十一和雙十二期間,降至299元。

進入2019年之后,智能音箱價格區間趨于穩定,雖然其功能和內容在不斷升級,但是價格依舊。目前阿里的天貓精靈、百度的小度音箱、小米的小愛同學價格均在百元上下,大部分不帶屏智能音箱價格均在百元以下。

此前有音頻廠商曾揭開“小音箱”的成本:不帶屏幕小型音箱成本在150元左右,加上WiFi模塊、芯片、麥克風陣列等智能硬件模塊,其成本大概在250元左右。帶屏的智能音箱成本則更高。

業內人士表示,智能音箱廠商仍然主要靠補貼,但伴隨著市場格局的穩定,從2020年開始,價格戰的趨勢將全面放緩,銷量和利潤兩者需要兼顧,所以智能音箱廠商普遍在回歸正常競爭。

2019年7月,百度副總裁景鯤曾表示,硬件補貼不會持續。同年12月,百度推出第一款不補貼智能音箱小度在家X8,售價599元。業內人士表示,這或許是百度開始試圖擺脫智能音箱補貼陰影的開端。此外,有媒體報道稱,阿里暫停了智能音箱市場的補貼,掉頭做產業升級;小米小愛音箱mini降價策略被相關負責人緊急叫停。

對此,于斌表示,目前智能音箱只是作為一個搭售產品或者說輔助工具,并不是一個非常主流的產品。目前這類產品沒有更好的盈利模式,補貼路線還是會存在的,每一家廠商都會去做相應的補貼,也是為整個生態去做鋪墊。

此外他補充道:“比如像分成、廣告、會員費等都可以作為智能音箱未來的盈利模式。”整個行業實現盈利還要走多遠的路,我們不得而知。

深圳赚钱深圳花一分别想带回家 惠配资 重庆麻将手机官方版下载 靠谱的网赚项目 快乐扑克3遗漏 上网赚钱 个人如何炒股 信誉的棋牌 免费代理股票平台 长春麻将微乐 财神捕鱼发发发棋牌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