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夏天,熱搜注定屬于《乘風破浪的姐姐》

《乘風破浪的姐姐》橫空出世,成為了這個夏天的熱搜界的“無冕之王”。

在熱搜榜消失的日子,一檔全新的選秀綜藝節目橫空出世,成為了這個夏天的熱搜界的“無冕之王”。

這檔綜藝節目就是《乘風破浪的姐姐》,節目上線后很快橫掃各大社交網站熱榜。

但網友似乎并不甘心,手動制作了“今日微博熱搜”。

《乘風破浪的姐姐》2020年限定夏日的絕對爆款。

這才是真正的“重新定義女團”

《乘風破浪的姐姐》主打“姐姐選秀”——邀請了30位年齡在30歲以上的已成名女藝人,通過封閉式訓練和比賽,最終由全民投票選出5名組成全新女團。

把《創造101》和《青春有你2》的選手換成出道十幾年甚至幾十年的女明星,這個設定帶感吧?

從形式上看,節目組基本上復制了偶像選秀的所有環節:導師打分決定初舞臺評級、大眾評審決定公演成績、不能住豪華酒店要和其他選手住宿舍、有晉級有淘汰選秀該有的殘酷這里并沒有因為“練習生”是自帶資本的女明星而減少。

中國的選秀綜藝都很喜歡“重新定義”,《創造101》打出的口號是“重新定義”女團,《青春有你2 》要“重新定義”X,只不過是將“女團”換了個故弄玄虛的說法,但沒有一檔節目跳出既有女團、女偶像的框架。

作為一檔選秀節目,《乘風破浪的姐姐》也面臨同樣的問題,這一次我們能“重新定義女團”嗎?

節目中類似于“導師”的設置,其中最具爭議的一位是一手捧紅王一博、孟美岐的樂華娛樂CEO杜華,堪稱國內偶像教母級人物,她對于成團選手的標準也基本上遵循了現有女團框架:顏值高、比例好、業務能力過關。但這樣的標準對于30+的“特別女團”似乎并不適用。

30位姐姐幾乎每個人都有故事,支撐她們站上陌生舞臺的動力不是即使30+依然擁有少女容顏魔鬼身材,她們有作品、有閱歷,所以有底氣。但同時她們選擇站上這樣的舞臺,也有想要走出的舒適圈。

出道要趁早,這幾乎是娛樂圈的至理名言。但也有人因為在大眾注視下成長一直無法擺脫“最初的印象”,比如當年唱著《酸酸甜甜就是我》的張含韻。

15歲時她站在《超級女聲》的臺上唱歌,當時的評委有阿朵。如今她30歲了,和阿朵一起站在了《乘風破浪的姐姐》舞臺同場競技。

她穿著露背長裙、鋼琴彈唱了一曲《wonderful u》,溫柔又堅定,告訴大家“我長大了”……

還有一些姐姐,她們曾經擁有過輝煌,但后來選擇回歸家庭,淡出大家視線。她們身上多了一些身份,并不意味著不再擁有夢想。

黃圣依的身上總是附著各式各樣的標簽,出道時是“星女郎”,如今是“富太太”。她說自己其實曾經也是出過很多唱片、開過大型演唱會的歌手,這次想要讓大家記住這個身份。

歌手鄭鈞是演員劉蕓的老公,節目播出前曾在劉蕓的微博下留言:幾十個姐姐爭首歌太辛苦了,歸來吧。咱家有錄音棚,想唱歌還不容易,隨時。但“姐夫”,她要的不是solo,是成團??!

全場年齡最大的姐姐之一是性感女神鐘麗緹,24歲出道就和金城武梁朝偉一起演戲的她起點很高,但卻有勇氣在最紅的時候停下來去生孩子,如今50歲了,她依然有勇氣站上唱跳舞臺。

另一位50+選手是伊能靜,出道36年幾乎是有些姐姐的年齡,但是在她身上看到了時光的美妙。她出過那么多唱片,但選了一首兒子為自己寫的歌,她說這是“十八歲的兒子圓媽媽十八歲時的夢”,有種奇妙的時空穿梭感。

“浪姐”爆紅方法論

雖然沒有熱搜,但種種跡象表明,《乘風破浪的姐姐》真的爆了。

作為一檔工作日午間空降的新節目,不到24小時,播放量已經破億,這是同期甚至同類節目遠無法到達的高度。除此之外,“浪姐”的商業價值也得到了凸顯,目前該節目官方認定的贊助商個數達到已達到 12 個,超過同期同類型綜藝《青春有你 2》(5 個)以及《創造營 2020》(11 個)。

這是一次偶然,還是有方法論可循的成功呢?

準確地說,《乘風破浪的姐姐》是一檔全程與網友對話的“網生節目”。

“找一群姐姐們來選秀成團”這個創意誕生于豆瓣娛樂小組——豆瓣鵝組,后來芒果tv將這個幻想變成了現實。

選秀節目強調大眾參與感,因此“101”系列選秀將參與投票的網友稱為“制作人”,而在《乘風破浪的姐姐》中雖然目前還沒有大眾投票的參與環節,但從節目前期制作到播出,幾乎每個環節都能體現“網友的參與感”。

今年三四月節目制作的消息傳出后,就有不少網友曾在論壇中為導演組推薦候選人,白百何、李小璐、劉敏濤這些頗具話題與爭議的女明星都曾是熱門人選,而導演組團隊也曾明確表達邀請這些女星,雖然因為種種原因未能如愿,但“誠意”是有的。

給網友看的節目一定要會“玩梗”,于是節目組找到了去年綜藝界最大的“梗王”——黃曉明。去年因為《中餐廳》中的“不要你覺得我要我覺得”創立“明學”的曉明哥,不知面對slay的姐姐們是怎樣的態度?

對于這些網友都有自己的設想,甚至為他提前撰寫了“曉明歷險記”,而這些小細節都在節目中以字幕等形式出現,實現了一次節目與觀眾的隔空對話。

但這些都不過是給節目錦上添花的內容,任何一檔綜藝節目或影視作品之所以能形成現象級爆紅一定與它所傳遞的內容價值息息相關,而“浪姐”反映的是當下備受關注的性別與年齡議題。

當代中國社會的女性獨立意識正在不斷崛起,支持女性自我奮斗、實現人生理想,已經成為時代敘事的主流。但同時,近年來女性年齡焦慮、職業瓶頸也是討論度較高的社會問題。這其中的矛盾是“浪姐”存在的合理性和進步性。

節目播出后,有一條被評為最感動彈幕的內容是這樣寫的:“有點不那么害怕變老了”,當時節目的畫面是香港歌手鄭希怡,導演問她“你最喜歡什么時候的自己”,她說:“我最喜歡現在的自己”。

這就是“浪姐”傳遞的價值——我們一路披荊斬棘,就是為了把所有荊棘揉碎,做成鎧甲,這才是真·乘風破浪的姐姐。

“浪姐”爆紅,帶飛芒果超媒

作為親手打造《乘風破浪的姐姐》的芒果TV也憑借這檔節目完成飛升,6月12日午后芒果超媒股價“乘風破浪”一路飆升,截止14:55分,漲10%報58.07元,一度漲停板。

芒果TV拿下今夏限定爆款,也使得“愛優騰”三巨頭的位置不再那么穩固。

長視頻網站雖然是“殺時間”利器,巨型流量池,但同時燒起錢來也毫不手軟。此前BAT各自扶植自己的長視頻平臺愛優騰,憑借強大的資本支持,三大平臺搶劇、搶人、搶資源,漸漸形成了三國鼎立的壟斷局面,開始向自制方向發展。

但在發展過程中,三大平臺雖然都竭盡所能在探索獨具特色的內容策略,但始終沒有很大成效,內容護城河尚未筑成,同質化趨勢依然嚴重。而得益于《中國有嘻哈》、《創造101》、《陳情令》、《慶余年》等爆款綜藝/劇,騰訊視頻與愛奇藝漸漸與優酷形成斷層差距。

反觀芒果TV,依托湖南衛視的強大內容創作團隊,雖然并未在會員人數等數據方面超越三大平臺,但爆款/口碑綜藝的產出卻保持高度穩定性。

據西部證券研報,芒果TV工種齊全,包括制片、演播、藝統、導攝、服化道等,共計 100 多人,從燈光、道具到字幕、音效,每一個精細的工種都在行 業中處于領頭羊位置。同時它們擁有完善的人才儲備和培養體系。湖南衛視成立了由 12 位制作人領銜的工作室,擁有 51%的導演人數,主創完成了頻道接近 80%的自辦節目量,創造超過 90%的頻道營收。

或許正是在這樣的體系與內容策略下,《乘風破浪的姐姐》才能橫空出世。

對于以內容為核心的長視頻平臺而言,一味撒錢終究不是長久之計,要想站穩腳跟還要看“內容護城河”何時建成,不過從目前來看芒果TV離這個目標越來越近了……

 

深圳赚钱深圳花一分别想带回家 股票推荐群第二天拉升 湖北30选5官网公告 国内正规股票配资平台有哪些 内蒙古快3一定牛预测 河北快3开奖统计 上证300指数 一分快三是什么意思 天天三分彩历史开奖结果筛选 二分彩开奖网站 江苏十一选五走势图江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