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即巔峰”的流利說,抓不住當下的在線教育紅利

對于線上機構而言,疫情本來創造了難得的窗口期。但流利說非但沒有把握住這個機會,反而經營處于持續的惡化狀態。

87.2萬,這是流利說上市后首份季報的付費用戶數。時至今日,流利說的付費用戶仍然只有90萬,增長幾乎處于停滯狀態。

16美元,這是流利說上市的開盤價。此后,流利說的股價再也沒有達到這個水平。如今,不足3美元的股價已經較上市初縮水了8成。

上市初,流利說創始人、CEO王翌在內部信中表示:上市后會一如既往地關注創造長期的用戶和股東價值。如今,兩年過去了,用戶和股東等來的卻是持續下滑的業績和股價。

持續下滑的業績,持續上升的負債率

疫情的影響讓在線教育得到了前所未有的發展機遇,但流利說似乎沒有把握住。

2020年第一季度,流利說凈營收2.283億元,同比下降9.9%?;仡欉^去5個季度,流利說的營收增長處于持續下滑的狀態,從同比增長161.7%一路跌落到同比增長3.1%。而到今年一季度,竟然出現了同比收縮。

更悲觀的不只這一個季度,流利說的下滑還在持續。流利說在財報中預計,2020年第二季度的預計凈營收為2.4-2.6億元,即便按照高位計算,同比也將出現5.9%的下滑。一年多的時間內,流利說從翻番式的增長,變為持續下滑,經營狀況相當堪憂。

營收規模萎縮的同時,流利說的成本卻沒有控制到位。一季度,流利說的營銷費用為2.65億元,同比增長36.73%;研發費用5922萬元,同比增長18.25%;一般及行政費用2214萬元,同比增長10.44%——在營收同比減少的情況下,流利說各項費用均同比出現了兩位數的增長。

成本費用難以控制,最終影響了盈利水平。一季度,流利說實現毛利潤1.495億元,比去年同期的1.936億元下降了22.8%。過去5個季度,流利說的毛利同比增長速度也在持續下滑。

凈利潤同樣如此。一季度,流利說凈虧損1.97億元,與去年同期的凈虧損6730萬元相比,虧損同比擴大192.7%。最近5個季度,流利說始終沒能出現正向盈利,而且虧損規模還在擴大。

流利說的盈利能力更加堪憂。最近5個季度,流利說的毛利率持續下滑,從2019年第一季度的76.4%一路下滑到2020年第一季度的65.5%。凈利潤率則出現斷崖式下滑,從去年一季度的-26.6%大幅下跌至-86.3%——盈利依然遙遙無期。

而從增長潛力看,流利說咸魚翻身的難度正在不斷加大。

首先,在資產上,截至2020年3月31日,流利說總資產為8.28億元,去年同期則為11.61億元,同比大幅縮減了近三成。與此同時,流利說的負債率從去年一季度末的87%一路持續上漲,到今年一季度末,已經漲到161.4%。通常而言,教育機構的負債率普遍不會很高,但流利說的負債率甚至超越了很多地產公司。

其次,流利說的現金儲備也在持續收緊。截至一季度末,流利說的現金及現金等價物為2.83億元,去年同期則為4.73億元,同比縮減40%。負債率高漲、現金持續收縮,流利說已陷入資金緊繃的困境之中,疫情的加碼可能會持續加劇這樣的困難。

更為關鍵的是,流利說的產品在持續失去吸引力。2020年第一季度,流利說約有90萬付費用戶,而2019年第一季度的付費用戶約為110萬,同比減少20萬用戶?;仡欉^去五個季度,流利說的付費用戶數持續低迷,始終只有90萬左右,對流利說的收入勢必將帶來不利影響。

與此同時,截至2020年3月31日,流利說累計注冊用戶為1.797億。剛上市,流利說在只有8380萬累計注冊用戶時,付費用戶就有101.61萬,如今,雖然累計注冊用戶持續增加,付費用戶的增長卻停滯不前,這表明流利說對用戶的吸引力在持續下降。

流利說的股價是其經營狀況的正常表現。對于線上機構而言,疫情本來創造了難得的窗口期。但流利說非但沒有把握住這個機會,反而經營處于持續的惡化狀態。面向未來,流利說現金緊繃、負債率居高不下、付費用戶增長低迷,都讓流利說的發展充滿著不確定性。

人事動蕩背后,流利說恐陷窮途末路

營收、利潤持續下滑,用戶增長陷入停滯的根本在于流利說的傳統業務已經看到天花板。

流利說主要面向成人英語培訓市場。但成人學習英語目的性更強、學習周期短、碎片化學習,續費能力和剛性需求相對較低。成人英語市場普遍存在用戶粘性差,復購率、完課率不高的問題。

同時,近幾年成人學習英語的需求逐漸飽和,這讓成人英語賽道陷入停滯。加之去年5月微信重拳封殺朋友圈利誘分享的舉措,對以微信朋友圈打卡作為主要營銷生態的流利閱讀及懂你英語兩款產品來說,這一新規直接使其獲客拉新受到重創,影響了流利說的用戶增長。

屋漏偏逢連夜雨,流利說隨后又陷入了人事動蕩。早在2019年,流利說CFO余濱就提出辭職,直到2020年才順利卸任。1月16日,流利說發布公告稱,其CFO余濱已于1月16日辭去CFO一職,但將繼續擔任公司的財務顧問。5月,流利說宣布任命孫兵擔任首席財務官,全面負責流利說的財務管理工作。

5月18日,流利說再發公告稱,宣布任命張敏為公司董事會獨立董事,擔任董事會審計委員會成員、提名和公司治理委員會成員。

值得注意的是,流利說的兩次調整都不涉及到實質的經營問題,這對流利說經營狀況的改善似乎并不會帶來特別直接的改變。

當然,面對困境流利說也展開了自救。2018年年底,流利說發布新產品“少兒流利說”,主要面向3-8歲兒童,試圖布局學前教育和K12業務。但這一賽道的巨頭環伺,例如猿輔導旗下的斑馬AI英語課、字節跳動旗下的瓜瓜龍英語等,競爭壓力可見一斑。同時,相比這些巨頭,流利說還深受現金緊繃、負債率持續升高的問題。

當前的流利說,內部經營遇到困境,公司的基本面也處在非常艱難的處境中;外部巨頭擠壓,可謂內憂外患。盤活當前的局面,對流利說而言,是一個非常難解決的問題。

深圳赚钱深圳花一分别想带回家 安徽快3近50期 投配宝配资 今日股市最新消息上证指数上证指数2020年预测 广西快3号码和值预测 浙江11选5走势图 三明配资炒股 江苏快三开奖查询 江西时时彩 软件 棋牌赢钱游戏 福建体彩31选7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