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馬拉雅推出多項強硬廣告合作政策,內容創作者不買單

合同還顯示,若平臺發現存在合作不規范的行為,根據情節的輕重緩急將采取節目下架、封號等不同程度的懲罰措施。

近日,喜馬拉雅面向主播推出一個廣告合作政策,引發了內容創作者的強烈不滿。

6月10日,喜馬拉雅主播“津津樂道播客”發文稱,在沒有提前通知的情況下,其主創團隊在喜馬拉雅站內消息收到一份《喜馬拉雅主播/媒體自接廣告合作政策(2020年)》文件,規定了所有播客作者應在發布廣告前向喜馬拉雅“報備”包括廣告客戶信息、廣告報價等在內的信息,并提出可能會因為未報備而導致節目下架。

據“津津樂道播客”在微博曬出的文件截圖,主播需要以郵件形式進行客戶報備,平臺會進行后續審核。而在具體合作時,需要在喜馬拉雅的蜜聲平臺完成執行流程,從而“確保節目審核不下架”。

合同還顯示,若平臺發現存在合作不規范的行為,根據情節的輕重緩急將采取節目下架、封號等不同程度的懲罰措施。

圖片來源:“津津樂道播客”微博

對此,“津津樂道播客”認為,由于他們與廣告客戶簽署的絕大多數合作協議中都約定了保密條款,該政策將會嚴重妨礙廣告客戶的利益以及客戶信息保密,因此無法同意該政策。

針對上述情況,喜馬拉雅回應界面新聞稱,“為更好地賦能主播、助力主播加速商業價值變現,喜馬拉雅近日發布《喜馬拉雅主播/自媒體接廣告合作政策》,該政策為試運行版。后續喜馬拉雅還將與主播深入溝通,對政策進行優化升級。喜馬拉雅將和主播們一起,持續探索更規范化的音頻廣告運營模式。”

值得注意的是,文件中提到的蜜聲平臺指的是喜馬拉雅的廣告投放系統,文件顯示,主播和廣告主的合作模式有三種,少于3萬元人民幣的廣告交易將通過蜜聲平臺走執行上線流程,創作者收益100%的合作金額;大于3萬元人民幣的廣告交易,則必須由喜馬拉雅與客戶直簽,在進行結算分成時,需要經由客戶打給喜馬拉雅,喜馬拉雅再打給主播/媒體。

圖片來源:“津津樂道播客”微博

除此之外,“津津樂道播客”的擔憂不只在于廣告報備。他們表示,由于政策中并未提及如何界定廣告信息,很可能會造成“口袋條款”的情形,成為平臺擅自下架、干預內容創作的理由,進一步妨礙作者在內容多樣化方面的嘗試。

實際上,許多平臺對于內容生產者和廣告商之間的合作都有管理系統,例如抖音的“星圖”和小紅書的品牌合作人平臺。不過,上海大邦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游云庭認為,平臺管理主播的廣告合作是合理的,但具體的規定不能侵害主播的合法權益,否則就超越了法律的界限。

游律師還強調,廣告的報價其實是商業秘密,同時,“超過一定金額的廣告合同要求平臺直簽”這一點也存在問題。“平臺和播客主播原來是有合同的,這些合同里并不包含發布廣告要被管理的內容?,F在平臺出了這個規定,相當于單方面變更合同,作為主播可以不簽合同,但這也意味著不再在平臺發布內容,停止和平臺合作。”游律師分析道。

從平臺角度而言,此項廣告合作政策的推出體現出喜馬拉雅在商業化上的焦灼,平臺急需開拓變現方式。喜馬拉雅的內容主要分為PGC(專業生產內容)、PUGC(專業用戶生產內容)以及版權內容,盈利方式包括廣告、內容付費以及智能硬件等零售業務。但版權費高昂、內容付費轉化率較低的問題長久存在,零售業務也不溫不火。

今年4月,喜馬拉雅加速商業化的腳步,發布直播“春生計劃”吸引內容,針對優質公會、MCN機構、聲優工作室推出扶持政策。

而這次的激進政策顯然不能得到內容創作者的認可。一方面,國內播客市場仍然較為小眾,大部分播客尚未盈利。播客搜索引擎Listen Notes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5月,中文播客超過1萬個,而英文播客數量已達83萬。一位播客行業人士曾向界面新聞表示,目前國內的播客內容遠未達到可以談“商業模式”的地步。

另一方面,從該政策具體內容來看,平臺并未給主播提供廣告商,主播需在談成合作之后進行報備。對比之下,抖音上線的廣告合作系統“星圖”則可以讓商家在線下單,選擇抖音達人進行直播帶貨,內容生產者由此得到更多曝光和變現機會。

對于此次事件,“津津樂道播客”在微博表示,為避免法律風險,將無限期暫停在喜馬拉雅FM平臺的節目更新,直至喜馬拉雅撤回該政策并給出可被接受的解決方案。

深圳赚钱深圳花一分别想带回家 3d包胆中了多少钱 舟山飞鱼开奖号码 福彩3d至尊毒帝 正规投资理财 今晚开码结果查询开奖 今日股票行情查询 股票融资的优点 贵州11选五电脑版走势图 吉林快三怎么看出大小 湖北11选5任选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