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險+期貨”試點小有成效,專家建議探索收入保險解決推廣難題

業內專家介紹,價格風險具有系統性,純粹的價格保險難以大規模推廣,而收入保險同時承保產量和價格,二者本身具有相互對沖效應,從而更具可保性。

近日,鄭州商品交易所(以下簡稱“鄭商所”)向各會員單位及保險公司下發關于開展2020年“保險+期貨”試點建設工作的通知,正式開啟第五年試點工作。藍鯨保險關注到,中央一號文件中,“保險+期貨”已連續五年被提及,不過,在2020年,試點工作安排由“擴大”升級為“優化”,措辭的變化,自然也反映試點工作的成效。

不過,在業內專家看來,“保險+期貨”盡管能夠為涉農產業主體提供管理風險工具,但在試點推廣過程中,仍然面臨價格發現機制不健全、資金投入不足、場外期權制度缺陷等制約因素,保障農產品價格的主流產品,更應該向收入保險模式靠近。

保險+期貨跨界合作,兜底農產品價格風險

為貫徹落實2020年中央一號文件政策精神,引導期貨市場、保險市場更好服務鄉村振興和助力脫貧攻堅工作,鄭商所下發2020年“保險+期貨”試點建設工作的通知。

先來看?方案,2020年“保險+期貨”試點品種為白糖、蘋果、紅棗;試點工作包括全覆蓋試點項目及分散試點項目,另設“農民合作社+場外期權”試點項目;實施縣域分布在云南、廣西、陜西、甘肅及新疆地區;試點服務對象為直接從事相關品種種植的農業經營主體。

“爭取更多外部資金、提高保障程度、降低成本、增強規范性”,是2019年試點工作重點,為推動“保險+期貨”的可持續及可復制性,在此基礎上,鄭商所2020年的重點考核范圍還包括爭取到的包括政府資金在內的外部配套資金占總保費的比例;項目設計方案對農戶的種植收益保障程度;承保和理賠流程的規范性,尤其是理賠資金及時準確賠付到戶的措施。

從定義來看,“保險+期貨”本質是保險市場和期貨市場功能的融合,為涉農產業主體提供管理風險的工具,農戶可以在一系列風險轉移中,得到應對應農產品價格變動而獲得的最低價格兜底保障。

藍鯨保險從業內了解到,各地“保險+期貨”服務“三農”的基本模式是,農戶等向保險公司購買價格保險產品,將價格風險轉嫁給保險公司;保險公司向期貨公司購買場外看跌期權,以及通過農作物產量再保險渠道進行再保險,對沖農產品價格下降和農作物減產可能帶來的風險,轉移自身承擔的價格風險;期貨公司風險管理子公司在期貨市場進行相應看跌期權操作,進一步分散風險,最終形成風險分散的閉環。

鄭商所自2016年以來開展“保險+期貨”試點建設工作,目前已進入到第五年的試點工作。一方面實現了期貨行業與保險行業的跨界合作,利用期貨市場解決了農業價格保險“再保險”難題;另一方面,使農戶一定程度上規避了農產品價格波動風險,穩定生產收益。

從相關標的物來看,除玉米、大豆等傳統農產品外,目前“保險+期貨”也進一步擴展到特色農產品領域,白糖、橡膠、小麥、棉花、雞蛋等多個農產品陸續開展農產品期貨價格保險試點。

參與試點工作的保險公司數量同樣陸續增加,從早期的人保財險、國壽財險、太保財險、平安財險等老牌大型險企,到中華聯合財險、大地保險、中航安盟財險等,陸續獲得參與資質,擴展“保險+期貨”支農惠農范圍。

不過,藍鯨保險從業內了解到,在“保險+期貨”試點模式中,保費資金來源主要是商品交易所、農業部撥調的支農資金,以及地方資金,項目并未納入中央財政補貼,保費收入的絕大部分給了期貨公司或子公司,保險公司實際留存并不多。

擴大試點工作有制約因素,專家建議探索收入保險

“保險+期貨”已經連續五年在中央一號文件“露面”。不過,表述方式略有變化,2019年中央一號文件中,提及要擴大農業大災保險試點和“保險+期貨”試點,2020年中央一號文件提及,要優化“保險+期貨”試點模式,繼續推進農產品期貨期權品種上市。

從“擴大”到“優化”,措辭的改變,也反映著試點工作的成效。隨著五年的試點推進,“保險+期貨”試點規模和覆蓋范圍穩步擴大,成為金融市場支持“三農”發展和服務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創新模式。以鄭商所為例,試點工作開展以來,已支持開展“保險+期貨”試點75個,試點建設方式從小規模分散項目逐步升級為分散項目和全覆蓋項目“點面結合”。

“從目前試點的實踐情況來看已有一定成效”,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保險研究室副主任朱俊生向藍鯨保險介紹,譬如通過“保險+期貨”試點的推行,可實現農戶價格風險轉移的梯度效應。

不過,朱俊生也指出,“保險+期貨”是典型的價格保險,受制于期貨市場與現貨市場相關性、農產品期貨交易的市場容量、期貨套期保值幫助保險公司規避系統性風險損失的效率等因素,目前只能根據套期保值的現實可行性決定試點的范圍與規模,短期內難以大面積推開試點。

也有農險專家持有相似觀點,“目前試點范圍有所擴大,但規模較小,進一步推廣意義不大”,且我國農產品期貨交易市場整體不活躍,大宗作物一旦通過“保險+期貨”模式進行搭配,難以在期貨市場上尋找匹配的交易對手。其指出,“保險+期貨”制約的因素較多,存在價格發現機制不健全、農產品期貨交易市場容量有限、場外期權存在缺陷、資金支持不足等多類問題,需要對相關條件進行完善以推動發展。

朱俊生建議,為了推動“保險+期貨”的發展,要將其定位為國家糧食價格風險管理市場化手段的重要工具,逐步納入政策性農業保險體系,建立政府與保險、期貨市場的風險共擔體系,發展農產品期貨和場內期權以及探索收入保險。“價格風險具有系統性,純粹的價格保險難以大規模推廣,而收入保險同時承保產量和價格,二者本身具有相互對沖效應,從而更具可保性,國際經驗也表明,收入保險是發達國家承保價格風險的主體產品形態”。(藍鯨保險 李丹萍 [email protected]

深圳赚钱深圳花一分别想带回家 深圳风采2011024 我要配资 双色球玩法详解 新疆11选5体彩 幸运飞艇pk10软件 吉利平肖平码高手论坛 云南11选5口诀 私募基金配资是什么意思 云南11选5的推荐号 幸运28在线预测55预测